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父亲强暴
被父亲强暴

被父亲强暴

(一)“乱伦?天啊,竟然有人做出这么恶心的事情出来,那还有人性吗?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放过。对那种人,就该拉去枪毙了才对,怎么才判了十几年,太便宜他了。”下午上班前的时候,a市万荣有限责任公司的办公区里,一个穿着白色短袖上衣、红色包臀套裙和白色高跟凉鞋的高佻女子手中拿着一份报纸,面带鄙视痛恨地说道。那高佻女子看起来二十多岁左右,一张羞嗔得宜的漂亮脸蛋上透着一种天生的娇羞妩媚的气质,但是她眉宇间,却给人一种正派端庄的感觉。这高佻女子名叫孟秋华,是万荣公司宣传部的部门经理。她是三年前加入万荣公司的,靠着卓越的能力和辛勤的努力,年纪轻轻地就做到了现在这个职位。其实,她家家境是非常好的,老妈是个成功的生意人,在城郊外有一栋小别墅,车子也有两辆,并不缺钱。她之所以到公司来那么辛苦的打拼,也只是想做出点事业来证明一下自己,同时也是想让自己能独立一点。孟秋华发表了一番愤慨后,就把报纸放回了报纸架那里,踩着高跟凉鞋,迈动裙下那双穿着肉色丝袜的修长浑圆美腿,步态自然款款地走回到了自己办公桌那里,准备着手开始下午的工作。而对于刚才看到的那条惊世骇俗的新闻,她在过后不久就完全遗忘了。对她来说,那只是一个天方夜谭似的遥远故事,虽然看了觉得恶心愤慨,但那最终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她怎么样也想不到,过了三个月后,她自己也会像那条新闻中的受害女孩一样,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给毫无人性地强行奸污,而且遭遇比那个女孩的更要悲惨羞耻得多。  

    (二)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三个月就过去了。三个月后的这天,正好是星期六,她不用去上班。这天早上,一家人在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她母亲说,要回p市那里几天看望生病的老父亲,所以打算等下就动身。母亲说完后,她的弟弟就接过话头说,他正好休假有空,想和母亲一起去,顺便也在那边玩几天。事情定了下来后,母子两人就外出去买礼品了。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一切准备就绪后,母子两人就一起开车出门去了。母亲和弟弟走后,家里就只剩下她和父亲两人。她哪里也不想去,所以就干脆在房里上网消磨时间。中午的时候,她和父亲一起吃过饭后,喝了一瓶牛奶,看了会电视,觉得特别犯困,就回房间午睡去了。她穿着睡裙躺到床上,没一会就沉沉睡着了。睡着后,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和男朋友去玩。梦中,男朋友带自己去到了公园一处僻静地方,然后就突然说要和自己做爱。自己不是一个对性随便的人,一直以来都没做好迈出那一步的心理准备,怎么可能会答应呢,何况还是在着随时有人来往的公园里。谁知道,平时很君子的男朋友居然强行就把自己压倒在了草地上,疯狂地扯掉了自己身上的衣裙,不顾自己的叫喊挣扎,分开自己的双腿就压到了自己的下体处。她不知道男朋友是怎么和自己做爱的,也没尝试过做爱的感觉,但那一刻,她能强烈地感觉到自己阴道内突然有种撕裂涨痛的感觉,能感觉到有根粗长坚硬的东西直捅进了自己的处女禁地。她很惊骇恐惧,整个意识随之有点模糊了起来,只感觉到下体内传来阵阵痛中带着酥麻舒爽的感觉,那种感觉,是那么的强烈而持续,就像潮水一样不停地冲刷这她的心灵。最后,她无力中只感觉到阴道内被那根粗硬的东西插到了尽头似的,仿佛,有一股烫热的液体在自己阴道深处喷射了出来。那一刻的感觉,让她的整个灵魂都忍不住颤动了起来。之后,她的意识就渐渐地模糊了。不知过了多久,她从混沌中清醒了过来,当她刚意识到自己只是做了个噩梦而有点心安的时候,便马上又被更惊骇的一幕给惊吓住了。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浑身都是赤裸的。更震惊的是,她看到床边居然还坐着一个赤裸着身体的肥胖男人,那男人正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吸着烟。“你怎么这样子?为什么在这里?快出去啊!”她瞬间惊骇地尖叫了起来,同时下意识地伸手去想扯过被子来盖住自己的身体,可惜却摸了个空,床上哪里还有什么被子。那肥胖男子突然听到孟秋华的尖叫,身体一下惊颤,然后就条件反射似地站了起来,转过身看向孟秋华。他的脸上,满是惊慌不知所措的表情。

  (三)这肥胖男子,正是孟秋华的亲生父亲孟创辉。孟创辉是一个单位的部门领导,别看他在外面威风八面,但在家里,他是个妻管严,被老婆管得死死的。所以,这么多年来,他的职位是一直在升,但是他的私生活却一片干净,别说什么包二奶包小三了,连抽烟喝酒都是免谈,工作之余都是在围着老婆转,被周围的人称是新时代的“三好男人”。“三好男人”孟创辉其实根本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可惜,他的职位升迁、小车别墅都是靠着老婆才得来的,他吃人的嘴短,加上老婆又是个比较强势的女人,容不得他摆布,所以,他再无奈也只好这样过了,好在久了也渐渐习惯了。原本,他自己都以为自己的下半生就这么过了,可谁知一年多前的一天,他在办公室闲暇无事的时候,上网随便点击浏览网页,其中一个自动弹出的网页里的内容让他被深深震撼。那个网页上,罗列了一些乱伦小说,其中,一篇描写父女乱伦的小说让他看后心情激动不已。看着那篇描写得很详细很有真实感的乱文,他不知不觉中把自己代入了文中的男主角,并把他自己那已经出落得美丽动人的女儿也代入了文中的女主角。没看完,他就射了。有了这次经历后,他开始如饥似渴地搜索着网上的父女乱伦小说来看,一次次地把自己和女儿代入文中,一次次地体验着那种另类的激情。他深深地沉迷于其中,他觉得,自己的心,终于可以不再麻木,终于又可以享受到激情快乐的感觉,下半生,似乎有了意义。随后,乱文看多了,他脑子里就开始闪过一个让他更激动刺激的念头:如果我和女儿真实的发生乱伦,那岂不是比看小说更刺激更爽?这个念头一旦跳了出来,就紧紧地缠绕在了他的心头,挥之不去。不过他毕竟还是有理智的人,所以,虽然那念头越来越强烈,但他始终都死死地克制住了自己的变态欲望而没有真正敢做出什么。就这样,他脑子里时常闪着那个念头,苦苦地忍了一年。这一年中,每次看到女儿的身影,看到她漂亮的脸蛋、曲线动人的身材、诱人的美腿,他的心都忍不住一阵躁动颤抖,那个念头,也越来越强烈。好在他的表面工夫做得好,一直没让人看出他的心理异常来。然而,再强的忍耐力也终究会有个极限。终于,一年后,他再也忍不住了,他觉得再不把那个念头付诸行动,自己肯定就要疯了。于是,他就开始做起了准备。他通过网络购买了一种可以让人在一段时间内陷入昏迷彻底失去知觉的药水,经过拿自家的大狼狗实验过证明那药水完全有效后,他便焦急地等待着合适时机的到来。此时,估计就是神仙来了也无法让他回头了。他已经铁了心的一定要做一次,哪怕做后马上要下十八层地狱他也不管了,否则,他觉得自己真的生不如死,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在他的焦急等待中,那个机会终于在夏天初到的时候来临了,也就是今天。妻子和儿子要离家几天,只有自己和女儿呆在家里,这样的机会,真是合适到了极点。于是乎,等妻子和儿子出门,并通过打电话确认他们已经出了市外,不可能会突然再折转回来后,他便偷偷地在女儿常喝的牛奶里下了事先准备好的药物,等女儿药性发作回房间睡后,他估算了下时间,就拿出事先配好的钥匙,打开了女儿的房门,进入到房中把已经沉睡昏迷过去的女儿给奸淫了。发泄完兽欲后,等激情稍冷下来,他那被欲望压抑蒙蔽了一年的理智又回来了。想到事后的种种后果,他不禁开始有点后悔惊慌了起来,同时也在苦苦考虑着等女儿醒过来后自己该怎么面对她。一时间,他干脆就坐在床边紧张地猛抽起烟来,心慌意乱地想起对策来。没想到,就在他还没整理出头绪的时候,女儿就醒过来了。

  (四)言归正传。此时,孟创辉不知所措地看着一脸惊慌恐惧表情的女儿,身体僵硬地定站在床边,脸色阵红阵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孟秋华看到父亲站了起来看向自己,她顿时又尖叫了一声,在扯不到被子遮盖的情况下,就慌忙用手分别捂住了自己的下体和胸口部位,并把头和身体翻转到了另一侧,因为,她看到了父亲孟创辉赤裸的下体处那根软吊着的丑陋阴茎。“你快点出去!”孟秋华转过身背对着父亲后,又惊恐地叫了起来。直到此时,她惊恐慌乱中都还没完全明白方才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父亲赤裸着身体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自己身上的睡裙估计也是被他给脱去的。她不知道父亲除了脱去自己的睡裙外,有没有还另外对自己做了什么。但是,凭她的聪明,看他那样子,她也能想到,即使他之前还没做什么,但接下来可能会做什么了。这让她如何不怕?孟秋华转过身去后,就感觉到捂向下体的手摸到了一片湿滑,同时也感觉到下体阴道那里有种疼痛感,阴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动。她心中顿时涌起了一个让她惊骇欲绝的不祥预感,慌忙用手在阴部那里摸了一把,然后抽手出来一看,只见沾得满手的是乳白中带着丝丝血红的粘稠液体。“精液?处女膜破裂?”顿时,她的脑海中闪过这么个念头。虽然她以前都没有过性爱的经历,但是一些基本的性知识她还是非常清楚的。综合自己的下体感觉和摸到的痕迹,刹那间,她便得出了一个让她恐惧到极点的结论:自己被人给奸污了。至于那个奸污自己的人是谁?瞧父亲孟创辉方才那赤裸身体坐在床边的样子,除了他,还能会是谁?想明白了这点,刹那间,孟秋华只觉得全身像坠入冰窟,身体和心都是一片冰凉,一股不敢置信和悲愤羞辱的感觉充满了她那快要窒息的心房。“不!!!”她凄惨地悲叫了一声,眼泪,就不受控制地狂涌而出,撕心裂肺般的哭声,跟着在房间内响起。床边慌乱紧张的孟创辉看到女儿惊慌地转过身去后,惨叫了一声便大哭了起来,知道女儿已经明白自己奸污了她的事实。一时间,他的头大得像要爆炸了一样,心中涌起无限的惶恐。他犹豫了一下后,就干脆爬上床去,躺在孟秋华的背后,从后面抱着她。他想着好好对她解释劝慰一番。可惜,他的举动更加加重了孟秋华的恐惧。当她感觉到父亲躺在了自己身后并用手抱向自己身体的时候,她以为他又要再次对自己进行奸污了,顿时,她边哭喊着边死命挣扎着,想脱离他的搂抱,躲避到床另一头去,可惜那里挣扎得开。孟创辉紧抱住女儿的身体,惊慌焦急地压低声音哀求道:“秋华,求你别喊了,会被人听到的。这次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这样,我是色心蒙了头,你就原谅我一回吧?好吗?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放开我,你这个禽兽,你不是我爸,你是禽兽,禽兽,呜…。”孟秋华哭喊道,更努力地挣扎着,根本不理会他的哀求。“秋华,我真的是色心昏了头,都是看乱伦的黄色小说看多了,受到影响才控制不住自己的,我以后真的一定会改的,以后再也不上黄色网站了,一定好好做人,你就原谅我吧,求你别喊了好不好?”孟创辉继续哀求道。“滚,你快滚啊,我不想见到你这个禽兽,我一定要告诉妈,让她知道她嫁的是个禽兽,快放开我啊,呜…。”孟秋华继续挣扎着,嘶声哭喊道。“你…”孟创辉听到女儿的哭诉,顿时话头为之一阻,同时心里也为之一寒。“你不能告诉你妈,否则我们两个都完了。”他随后惶恐中带着强制威胁味道地说道。孟秋华依旧没有回答他,只是哭着挣扎,不理会他的话。“听到我的话了吗?绝对不能告诉你妈。”孟创辉急了,用力把女儿的身体给扳了过来,压上去,面对面地朝她大声吼道。此时他也顾不上会不会被人听见而刻意压低声音了,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阻止她那么做,否则,就真的什么都完了。“不,我一定要说,我要让你得到报应,你这个禽兽!”孟秋华流泪大喊道,看向父亲的眼中满是羞愤仇恨和恶心的神色。孟创辉见女儿似乎铁了心要毁了自己,顿时,惊慌焦急的心中,丝丝绝望生了起来,他完全能想象得出这件丑事万一被平时强势的妻子知道后会是怎样的情形,按照妻子的脾性,估计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绝望中,他心中恨意渐生,恨女儿竟然要如此绝情。此时,由于他压在孟秋华的身上,下体原本已经软下来的阴茎在她的挣扎中,被她滑嫩的大腿不停摩擦到,受到刺激之下不觉地已经又有了点变硬的趋势。孟创辉感受到自己身体内的欲火又被勾了起来,顿时,绝望惊恨中,他便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既然如此,反正干一次是死,干两次也是死,那还不如先爽个够,天塌下来也到时候再说。”如此想着,他就完全放开了对自己欲望的控制。“这是你逼我的,那好,既然你不顾父女情面,非想让我玩完,那我在玩完前也要先玩个够本再说,正好刚才还没玩够呢,哈哈…”孟创辉突然狂声大叫道,那模样,像着魔了一样。随后,原本只是用有抱住不让她挣脱的孟创辉,已经喘着粗气低头探入她的雪颈下狂吻了起来,绕到她背后的双手,也在她光华细腻的后背肌肤上粗野地乱摸了起来。“啊!!!你要干什么?放开我,你这个禽兽。救命!救命啊!呜…。”孟秋华惊惧的凄厉哭叫声顿时响起。她已经意识到禽兽父亲接下来要对自己做什么了。她之前听到父亲啊哀求,以为他已经暂时不敢再对自己施暴了,谁知道就几句话的功夫,禽兽父亲居然又换了副模样,又要对自己不轨。她大声的哭叫,并没有把救星给叫来。他们家是建在城郊外的一处理僻静的小湖边,此时哪里有什么人在附近啊,叫了也是白叫。不过她的哭叫声,也不是没有效果,起码,激起了孟创辉更大的兽欲。孟创辉听到女儿的哭叫声,并不惊慌。一是他在急怒之下已经不想管那么多了;二是他知道自家的位置比较偏僻,而且先前女儿的喊叫声那么大,也没见有什么人听到而过来,估计是真的没人在家附近了,所以有恃无恐。孟创辉不顾女儿孟秋华的哭喊挣扎,死死地把她压在身下,双手也从她的后背中抽了出来,扯过原先被扔在床头栏杆上的睡裙,用睡裙把她的双手捆绑在了她的脑后。这个过程中,孟秋华曾拼命地挣扎反抗,但她被身肥体重的孟创辉用身体整个体重压在身上,上半身被压得难以动弹,加上双手又没有孟创辉的有力,所以最后还上被制服了。双手被捆住后,她就用双腿蹬,可惜,不但没有蹬开孟创辉,反倒是让他趁着她蹬腿而双腿分开的空隙把自己的下体压入了她的双腿间,下体紧贴着压住了她的下体,肥胖的腹部把她的双腿挤得更开了。孟创辉控制好了孟秋华的双手后,终于腾出手来准备任意施为了。此时,他激动得双手都有点不受控制地微抖,心中,失去理智约束的疯狂欲望之火在熊熊燃烧着。先前趁女儿昏迷的时候他已经操了她一次,那时的感觉确实也刺激舒爽,但是,他觉得在女儿清醒的情况下操她,看着她的反抗和表情,那绝对会更刺激更爽。手被绑住、身体被压定后,孟秋华就意识到自己肯定无法幸免了。她恐惧绝望地看着禽兽父亲神色疯狂激动地盯着自己的身体,一双手五指张开,似乎就要着手玩弄自己的身体。这一刻,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选择一死了之,也不想受到这样的羞辱。孟秋华的身体发育得比较丰满适中,全身皮肤又白又嫩滑,尤其是胸前那对挺拔的乳房,让男人看了便有想尽情揉挤把玩的冲动。面对这么诱人的女体,孟创辉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占有她、品尝她、蹂躏她,让自己和她的身体交媾融合为一体。在孟秋华的哭叫挣扎中,孟创辉那双因为激动而颤抖的手,先是抚摸上了她的俏脸。帮她抹了一把眼泪后,双手便从她耳旁向下摸到她的雪颈那里,接着,继续向下,最后停留在她那一双挺拔而富有弹性的柔软乳房那里,两手分别从两侧向内半握住乳房,向内揉摸挤压,让白嫩的乳房在手中不断地变幻着形状,并不时地用两个拇指挑拨那两粒嫩红的乳头。把玩着女儿乳房的时候,孟创辉感觉到自己下体那翘起压在女儿阴阜阴毛上的阴茎已经硬到隐隐有点涨疼了起来。他心中涌起了一股马上把阴茎捅进女儿阴道内的冲动,不过,他死死地忍住了那股冲动,他想等玩够了她的身体,等自己的激情上升到极限顶点后再阴茎插进女儿才体内,他觉得那样才够刺激。孟创惶继续把玩蹂躏着孟秋华的乳房,那入手美妙的感觉让他一时竟舍不得把手从那里挪开。而孟秋华在哭着喊叫救命了一阵后,见没有任何的效果,意识到可能真的不会有人能来救到自己了,于是便把头扭向了左边,也不再喊救命了,只是绝望无助地哭着,哭中哽咽地不时重复说着“禽兽”两字。而她那被顶得张开的双腿,却依旧不时地凌空徒劳地踢蹬着,只是踢动的频率和力度已经越来越小了,仿佛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到了此时,孟秋华已经认命了。她扭过头去就是不想看到禽兽父亲那恶心的嘴脸和他玩弄自己身体的情形。可是,不看归不看,乳房被肆意揉捏挑弄所带来的酥麻异样感觉还是非常清晰地在她心间冲刷回荡,让她万分羞耻。孟创辉见女儿不喊救命了,转头过去哭不看自己。他心中顿时烧起一股邪火,“害羞不敢看了?那我就再来点猛的。”如此想着,他分出一边手,探入到了孟秋华的双腿间,抚摸到她那沾满了精液和爱液而依旧湿润不堪的阴部。手摸到阴部后,孟创辉用手指挑逗了几下嫩滑的阴唇,然后就并起食指和中指,弯曲起来勾入阴道口内,搅弄着阴道口内肉壁。同时他拇指也按在了阴蒂上,轻轻地按顺时针揉动着。手都到位后,孟创辉低下头,用嘴巴含住了那一只空出来的乳房,吸吮轻咬着。这么上下左右同时展开的挑逗,让哭泣中的孟秋华身体忍不住一阵轻颤。她此时是没有什么欲念,但是身体所有敏感部位同时被挑逗玩弄,那种生理的自然反应可不是她的意念所能控制得了的。乳房那里的还罢了,下体处被挑逗所带来的舒爽麻痒感觉,一下强过一下地冲击着她的心房。她能感觉到,自己下体阴道内似乎在不受自己控制地收缩着。这种情形,让她羞耻不已。她顿时死命地想夹紧自己的双腿,但是那里能合得上,反倒是她这么动作,滑嫩的大腿内侧肌肤加大了与孟创辉腰部的摩擦,刺激得孟创辉阴茎又硬多了两分,真正是硬到了血管都快要爆裂开的地步。孟创辉抬头看到女儿孟秋华死死地咬着嘴唇,不论自己怎么继续努力挑逗都不发出呻吟声出来,心下征服的欲念大起,“哼,居然还能忍住不叫,那好,我就让你尝尝真正欲仙欲死的滋味,看你还能不能忍住,反正也该是时候了。”他心中暗道。随后,孟创辉突然从阴道中抽回手指。抽回手指的时候,他那两根手指从阴道内滑出,顺着阴道口、阴唇缝隙向上拖擦着抽拉出来,等最后手指尖勾滑过阴蒂才彻底把手拿起来。他的这一把小动作,又惹得孟秋华身体一阵颤动。孟秋华含泪咬着嘴唇死死忍住禽兽父亲的羞辱挑逗所引发的生理反应,她此时是多么的希望自己能彻底晕过去。就在孟秋华刚刚以为禽兽父亲已经暂时放弃了对自己下体阴部的羞辱逗弄的时候,她就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突然减轻了很多,那玩弄着自己的乳房的手和嘴巴也离开了自己的乳房,随后,自己的双腿各被一只手抓住了腿弯处,被用力地向外撑开。就在她不知道禽兽父亲又要做什么来羞辱自己的时候,她听到了他说出了一句带着无限激动与淫意的话:“乖女儿,爸要进去了,你那里已经有好多水了,不会痛的。”这句话,就像是一个霹雳一样在她的心中炸响。“不,别碰我!快放开啊…”她突然剧烈地挣扎悲声惊叫了起来。虽然她早就知道自己逃不过这最后的奸淫,但是,当知道那一刻终于来临、禽兽父亲那恶心的阴茎就要插入自己的体内的时候,她还是难以自控地紧张恐惧起来。可惜,她的挣扎和惊叫并不能阻止什么,她的惊叫声刚落,伴随着孟创辉的一声爽呼,她马上感觉到阴道已经被一根粗长坚硬的烫热东西给狠狠地撑开捅入,那种被撑得饱涨的感觉,从阴道口那里瞬间延伸到了阴道的最深处。她的身体,顿时僵硬紧绷起来,被绑在脑后的双手,死死地揪着能抓到的床单。孟秋华知道,她又再次失身了。先前的那次失身是在她昏迷过去的时候发生的,醒过来知道后,她虽然感觉无比的悲愤羞耻和绝望,但那时的感觉,又如何能与此时清醒地感觉体会到整个被奸污过程的情形相比。刹那间,强烈到极点的羞耻悲愤与绝望的感觉,像一把巨锤一样狠狠地砸在了她的心房上,把它彻底地击碎。她的脑海,也因为承受不了这么残酷的刺激,陷入了短暂的空白中。而孟创辉看着被自己阴茎捅入下体后惊叫了一声便陷入失神状态的女儿,心里的欲火却更加的烧得猛烈。此时的他,心理已经极度扭曲,真的已经不顾一切了,只疯狂地想在被毁之前把心中的所有欲望都发泄出来。孟秋华暂时脑子失神停顿过去后,她所有的挣扎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只流着泪,静静地呆望着天花板。她安静了,孟创辉这个禽兽却更不安静了。他撑定女儿孟秋华的一双白嫩美腿,挺动着下体,让他那根粗长丑陋的阴茎一次次地深入到亲生女儿下体阴道内,与她紧密地交媾结合在一起,品尝着那其中的无限美妙滋味。对此时的他来说,即使天下间的绝色美女都随便让他操,估计都没有比能操亲生女儿更刺激更有快感,那不单是人长得美不美、身材好不好、阴道紧不紧的问题,而是因为有种突破乱伦禁忌的刺激感觉包含在其中。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和越觉得好,就是这么个道理。操了一会,孟创辉突然想到了一个增加刺激的绝佳主意。他伸手把自己原先放在床头的手机拿了过来,打开了手机的拍摄录象功能,然后单手扶着孟秋华的一条腿,另一只手拿手机拍向下体交媾之处。他手机的摄像像素有八百万,所以能拍得很清晰。他先是把镜头对准了孟秋华的脸部,特地拉近了镜头做了个特写,然后在把镜头一路向下拍到两人下体交媾之处,稍微停留了一下,就又把镜头从下体位置朝自己的上半身及脸部拍,好让整个视频能拍清楚是自己在跟女儿孟秋华做爱。之后,他就重新把镜头对准了下体处。他一边挺动着下体一边拍着,只见那手机的镜头画面中,自己与女儿孟秋华的下体交媾处已经被她阴道内流出的爱液弄湿了一大片,连阴毛都已经被沾湿得粘贴在阴阜上,而自己的粗大阴茎不断地反复在她的下体阴道内插进抽出,把她的阴道口撑涨得满满的,并带动着她阴道口那被撑开后紧箍在阴茎上的嫩肉也是来回地缩进翻出。期间,他也拍了孟秋华那不停来回晃动的丰挺雪乳。最后,他觉得快速抽插的画面拍得差不多了,于是就特地拍了个慢的。他把阴茎完全抽出孟秋华的阴道,然后慢慢地把阴茎向她嫩红湿润的阴道口插去。只见硕大狰狞的龟头顶到了阴道口那里,然后缓缓地顶挤开窄小阴道口的嫩肉。接着,先是整个龟头完全插进入了阴道口内,然后就是剩余的粗长阴茎一点点地插进,直到整根阴茎完全插了进去。阴茎整根插入完后,他便停下了动作,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并把上半身稍微向后靠了靠,好让手机能更好地拍摄到自己生殖器被女儿孟秋华的生殖器完全包裹吞含住、无比紧密地相交相连在一起的画面。拍完这些镜头,孟创辉的激情又上升到了一个更高的顶点。“啊!!!”他爽叫了一声,把手机扔到床头,然后就继续专心地操了起来。由于孟秋华是刚被破处,所以她的阴道非常的紧缩,使得孟创辉的每一次将阴茎插进去都要用点力气才行。不过,也正是因为她的阴道很紧缩窄小,让孟创辉的阴茎在每一次插入时都被她阴道里的嫩肉紧紧包裹着,让他体验到了无比强烈的性器交媾摩擦快感。孟创辉煌尽情疯狂地狠操着女儿孟秋华的嫩穴,只觉得无比的快感和刺激感觉在心里强烈的激荡着,却没有注意到她中途已经从失神状态中回过神来了。孟秋华在脑子空白失神了一会后回过神来,就又被下体交媾处传来的伴随着点轻微疼痛的强烈酥爽消魂感觉所侵袭淹没。她想挣扎反抗,但是在那种强感觉的侵袭下,她只觉得浑身都是酥软无比,根本提不起力气来。在无法挣扎反抗的情况下,她这次没有再大喊,因为,即使喊得人来,还有用吗?那只会更增加自己的羞辱。于是,她只能心死认命地默默流泪承受着禽兽父亲的蹂躏奸污,同时死死地咬着嘴唇控制着自己不要被强烈消魂的快感刺激得羞耻地失声吟叫出来。禽兽父亲阴茎的每一次插入自己体内,对她来说都是一次羞辱,她在绝望中惟有企求这样的羞辱能快点结束。孟创辉又继续狂操了好几分钟,享尽了无限交媾美妙滋味后,终于精关失守了。在一次猛顶把阴茎整根插入孟秋华阴道最深处后,他身体一阵颤抖,接着,顶在她子宫颈那里的龟头就忍不住狂喷出了一股烫热的精液。那精液瞬间便把她的阴道尽头灌满了,估计其中有不少精液都已经直接穿过子宫颈进入了子宫内。孟秋华感觉到禽兽父亲在自己体内射精了,乱伦的痕迹已经深深地留在了自己的体内,她的心,彻底地沉到了羞耻绝望深渊的最深处。她无力地静静躺着没有说话和做出什么举动,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眼神空洞无比。孟创辉发泄出来后,激情仍是没有消退。他看了看孟秋华,见她仍是愣愣的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一直在流着眼泪。不过话说回来,此时即使孟秋华有什么激烈反应,他肯定也不以为意了,反正事情都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他也是豁出去了,她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孟创辉其实对女儿这样的反应状态还是感到有点扫兴失望的,他原以为在自己的狂操之下,她会发情呻吟起来,谁知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哼一声。孟创辉感受到自己的阴茎在射精后已经有了要软下来的迹象,他也暂时不管孟女儿秋华怎么样了,忙伸手去把手机又拿了回来,打开拍摄功能,把镜头对向下体处。一切就绪后,他缓缓地把自己的阴茎从女儿的阴道中一点一点地抽出,尽量放慢动作,好让镜头能拍得更详细。孟秋华并不知道先前禽兽父亲已经把做爱镜头拍了下来的事,当时她还没有回过神来,但此时目光余光看到他竟然在拍自己的下体,在奸淫了自己后还不够,居然还这样作践羞辱自己,顿时,她那已经麻木的心里不知怎的突然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愤怒。“滚开啊!!!”她歇斯底里地尖声狂叫道,全身突然爆发出一股力气,使劲地踢动着双腿。孟创辉想不到女儿突然一下子会有了这么强烈的反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差点被她给踢到。好在此时,他已经把自己阴茎抽出后女儿阴道口半张着流出乳白色精液的镜头拍完了,所以,他干脆也就不理她了,放开她的腿让她随便踢,自己先下了床。孟创辉下床后,回头看了床上的孟秋华一眼,就光着身子走出了房间,并把房门从外面锁死。孟创辉走出去后,孟秋华悲从心来,卷缩着身子,在床上又哭声来。

  【完】